Home
>
产品中心
>
焦虑

焦虑

焦虑

Product introduction

初三青春期的烦恼

问:老师,我最喜欢的班主任老师今天在课堂上点名批评了我,他对我的状态感到失望,的确,上课的时候我在走神儿。这可能不是一次两次了,自从上了初三,我本打算集中精力进入备战状态,并且做出了严密的计划,可出乎意料的是,我的行动却跟计划严重不符。屡屡遭到老师的提醒、批评和警告,我感觉愧对老师,担心老师不再喜欢我……

答:体会你的心情,感受你的感受,小雅你好!你进入初三以后的状态让我想起一个成语“欲速不达”——心里想着冲刺,却因心事重重、用力过猛而崴了脚。这样的情况在初三的部分学生身上均有表现,不必大惊小怪,只需把“严密的计划”微调一下让它成为富有弹性的、可执行的计划即可。真正的问题是你在“走神儿”。老师对你失望,是对你目前状态的失望,老师的提醒、批评和警告都是试图唤醒你,把你从“走神儿”的梦境拉回到现实,老师对你充满期待,不忍心看你懵懂下去,才频频向你敲响警钟。这如同你喜欢、欣赏并培育一棵大树,你不会因大树有叶子枯黄的时候而放弃对它的喜爱和培育,所以你尽可以把对老师的愧疚与担心转化成对自己的反思:究竟为什么“走神儿”?内心还有什么牵绊?沉重的翅膀是无法高飞的。

问:老师,我走神儿,是因为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心目中最好的朋友在上了初三之后变得让我感到陌生?以前我们无话不谈,学习上也互相帮助。她学习成绩比我要好些,我有不会的数学题请教她,她总是毫无保留地为我讲解,在她的帮助下,我数学进步很快,有时候分数竟然能超过她。可最近我发现,她不再愿意为我讲题,每次都淡淡地说她自己也不会……我分明感觉到,在我和她之间出现了一道看不见的裂痕……

答:小雅,你说的这道“看不见的裂痕”有些微妙。到了初三,每个学生的心理都会感觉到升学带来的压力,而分数的高低成了竞争的焦点,你成绩上的突飞猛进或许在无形中加重了好朋友的危机感。她在压力之下选择了“保守”,这无非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行为,是一个人面对危机和压力时的本能反应。你们长久以来彼此契合,她对你也曾是“毫无保留”,甚至在生活中无话不谈,这份温暖的友情在你心中是如此重要,那它能否足以弥合那道“看不见的裂痕”呢?友情无价,抛开学习上的竞争,你们仍然会心有灵犀、携手欢笑,不是吗?何况,教学相长,如果你为别人解答一个问题,你会深刻理解并记住这个问题,这就如同你与他人分享一个快乐,你会得到两个快乐一样。所以,你可以像她那样用你在学习和生活上的长项去帮助她,让她感觉到你的真诚,相信你采取主动化解裂痕的行为一定比单纯“走神儿”要解决问题。

问:我的烦恼或许还存在另外一个隐秘的原因,我偷偷地喜欢着我班的一名男生,他学习好,长得帅,说话幽默,人缘又好,是众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我一直纠结,是否该在初三这段“最后的时刻”向他告白,无论他是否喜欢我。如果我选择沉默,等到初三毕业,我心里的这份秘密真的将成为永久的秘密了……

答:想对自己心仪的“白马王子”做真情告白,不想让这份浪漫的情怀永不见天日,哪怕是昙花一现,也算是给自己的感情一个交代……透过你的想法,我在感受:情窦初开的岁月,心里藏有一份甜蜜的小烦恼应该不算一件坏事,小雅,你的这些想法真的算不上过分,我可以肯定,“告白”不是问题,问题是怎样“告白”?以什么样的方式“告白”?在什么时候“告白”?如果选择当面锣对面鼓地去说,一来容易表述不全,二来降低了浪漫指数,三来无论反馈是正面还是反面的,对你来说都构成“地震”,接下来你都要面临着新关系的适应,这对于初三阶段的你来说不太适合。如果真如你所说,不在乎他是否喜欢你,只是想结束内心纠结的话,那你的“告白”更多的是说给自己,那何不把要说的话写下并珍藏起来呢?待中考结束后,如果你仍愿意向他告白,那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就可以自由选择了。青春期爱情往往具有迷幻色彩,一旦时过境迁,你会发现自己看到的可能只是爱情的影子。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一再纠结,耽误了其它重要的成长就得不偿失了。

问:还有一个小烦恼,就是妈妈越来越对我唠里唠叨,一会说我时间抓得不紧,一会儿说我学习还不够认真;一会儿要我多吃东西,一会儿要我有什么压力跟她说……搞得我烦不胜烦。其实,我什么都不想说,就想一个人静静地、静静地发呆……

答:唠叨是一种关心,是情绪的一种宣泄;发呆是一种享受,是人与自己独处的需要。妈妈在你初三的时候也会出现焦虑情绪,表现形式可能就是唠叨。最有效的化解方式就是主动向她汇报你的状态,你的进步,你的感受,这样不仅可以给你自己的情绪一个出口,也避免了妈妈漫无边际的猜测。沟通是密切亲子关系的不二武器,使用这一武器的可以是父母,也可以是成长中的孩子。小雅,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妈妈会瞪大眼睛饶有兴趣地听你的“唠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