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产品中心
>
青少年危机干预

青少年危机干预

青少年危机干预

教育:

Product introduction

当自闭症男孩来到青春期,这些问题最让人头疼

自闭症男孩进入青春期,有的孩子情绪变得不稳定,爱发脾气;有的孩子开始对女性以及她们的物品感兴趣,会主动触碰或长时间注视;还有的孩子在公众场合暴露自己的隐私部位……

家长发现孩子的这些问题行为之后,感到十分无措和头疼。面对自闭症男孩在青春期出现的这些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做?如何教导孩子正确处理自己的需求和表达自己的想法?


针对这个话题,“大米和小米”邀请了两位妈妈和我们分享了她们的亲身经验。


家长应该做的是引导,而不是抑制。


自闭症男孩在性发育方面和普通孩子一样,在青春期时难免会出现对女性物品感兴趣等突出行为。

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家长应该包容和理解孩子,引导他正确表达和抒发兴趣,而不是抑制他的行为。

从森森的成长历史来看,在他的青春期时,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都是存在的。而我一贯的做法是,给予森森正向行为的支持,告诉孩子遇到问题时可以怎么做,而不是不能怎么做。

接下来,我会根据我家孩子的经历给大家提供几点建议。

当自闭症男孩来到青春期,这些问题最让人头疼

1. 性教育要提前做

森森9岁那年,就接受了性教育,算是走在了孩子性发育之前。

森森开始发育、有自慰行为是在11岁的时候。

在知道孩子自慰之后,我把当年性教育方面的知识又搬出来和他讲了一遍。

孩子身体发育了,自慰是正常的,这属于生理上的排泄。当孩子有这个需求的时候,我们却不让他排泄,这是孩子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我会告诉他,把这当成大小便一样,上厕所解决。不管在学校还是家里,什么时候想解决都可以,但一定要在厕所或其它私人空间,并关上门。

一方面,我告诉他这是一个正常的行为;另一方面,我告诉他应该怎么做。我们一定要提前给孩子进行性教育,不要等到孩子青春期的时候才去教他。

好的生活规范和行为习惯是要从小养成的。如果我们在幼儿园时就开始教他保护自己的身体隐私,那么到了青春期,教起来就没有那么难了。


2. 保持社交距离

森森喜欢贴着他人讲话,这样的近距离是会让人感到不适的,尤其当对方是女生的时候更容易引起误会。

这里涉及到一个社交距离的问题,即两个人讲话的时候,应该保持一个手臂的距离,不能产生身体的触碰。这个行为的干预不仅仅需要家长的教导,更重要的是需要外人去给孩子一个提醒。

我们平时教孩子的时候,可能会说:“你不能这样子,别人会讨厌你的。”但这种方式更多的像是说教,孩子不一定会听进去。

我们需要提前和自己社交圈内的人达成共识,让他们扮演一个外人的角色,提醒孩子保持一个手臂的距离。比如,在学校的时候,如果森森跟老师或同学的距离靠得太近了,他们就会把手举起来。当森森看到这个身体语言的提示,他就会往后退一步。

虽然我们提前给孩子打了预防针,但孩子执行起来还是经常会忘记。所以,他人的提醒会比家长的说教更有意义。

3. 听取孩子的想法

当我听到家长和我抱怨说:“我的孩子小时候很听话的,现在越来越不听话了。”我就知道,他们进入了一个误区。

我们不能老想着让孩子听话,听话意味着“我说你听,你必须服从。”每个孩子到了青春期,都会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这些特殊孩子也不例外。我们要尊重孩子的意愿并加以正确引导,而不是要求他必须听话。

如果家长这个观念没有转变过来的话,就很容易和孩子产生冲突。因为当我们总是对孩子做的事情指手画脚和加以制止,他就很容易产生情绪行为问题。

只要孩子不做出原则之外的行为,我们都可以尝试让孩子按着自己的意愿走,他自然就能心平气和地与我们沟通交流。

比如,当男孩在青春期对女性产生兴趣并做出一些不恰当的行为,我们不能单单揪着孩子不放,而是要听取孩子的想法,然后给予正向行为的支持,并教会他正确的表达和处理方式。

面对孩子的青春期问题,我选择淡定、从容地去应对。

孩子进入青春期,对性的疑问和不当行为会增多,我们给予的反应过大反而会增强他的好奇心、强化他的行为。所以,我更多的是选择淡定、从容地去应对。

娘闰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比较有自己想法的孩子,不同意我说的话时,常常会反驳我。但很多时候,当他意识到自己犯了错,也会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

娘闰今年18岁了,在各方面都已经算一个大男孩,但在青春期阶段,他出现的各种问题也引起过不少“风波”。

当自闭症男孩来到青春期,这些问题最让人头疼

1

第一次遗精

娘闰第一次遗精的时候,大喊说:“妈妈!我尿裤子啦!”当孩子这样定义的时候,我也这样定义。

后来,娘闰在学校学到了这方面的知识,回到家后主动和我分享:“妈妈,我知道啦,这是遗精。”

我也一如平常地回应他:“你好聪明啊,这个都知道。”之后,我才对他进行教育。我告诉他这是隐私,不可以随便说出来。

由于我从小就教他要保护自己的隐私,所以只要他知道是隐私,他就不会乱说。

从孩子4岁左右开始,我们就应该教孩子怎么保护自己的隐私。包括:不可以在公共场所大小便、上厕所一定要关门、衣服盖住的地方不能让他人触碰、不能触碰他人的隐私部位等。

我几乎是以年为单位,去教导娘闰关于隐私保护的问题。从隐私保护过渡到性教育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要让孩子从小就有“隐私”这个概念,而不是等到问题出现了才去解决。

2

第一次问:什么是处女膜

一次,我和娘闰在坐地铁的过程中,恰巧车厢里正在报道一男老师猥亵女学生的新闻,新闻里提到了处女膜的问题。

娘闰很大声地问我:“妈妈,处女膜是什么?”旁边的乘客听到都笑了。我假装很淡定地说:“妈妈也不知道,我们回去百度一下吧。”

回到家之后,娘闰已经忘记这个问题,也不再问起了。

自闭症男孩对女性的关注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强烈,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我们不需要过分担心和焦虑。

如果当时我给娘闰解释这个问题,他也许能听懂。但我认为没必要在公共场合给孩子解释这个问题,也不需要在孩子面前表露出夸张的反应,过大的反应反而会让孩子更加地好奇。

3

第一次和我产生肢体冲突

娘闰15岁那年,和我产生过一次肢体冲突。

当时,我在煮饭,转头发现娘闰在看手机,我便问他在看什么,结果娘闰很神秘和惊讶地说:“没什么!”

我又说:“你在看什么,给我看一下咧。”

他说在查资料,但我一看他的作业就知道是不需要查资料的作业。我去拿他的手机,他就跟我推搡,结果踹了我一脚。

跟他讲了一堆道理之后,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死活不肯把手机给我。我很生气,就让他到门口去反省自己。

娘闰居然跑到邻居家借了电话报警,跟警察阿姨说自己不小心打了妈妈要自首,闹出了一场笑话。后来,这件事也就“翻篇”了,我也没有再追究。

娘闰不会把不好的事情记在心里,但他会记得谁对他友好或是帮助过他。孩子承认错误之后,如果我仍把事情挂在嘴边,会让孩子产生负面情绪,甚至让孩子和我之间产生隔阂和距离感。

所以,我在处理类似这样的矛盾时,更多的是通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方式去让孩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