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产品中心
>
性心理障碍

性心理障碍

性心理障碍

教育:

Product introduction

恋足癖没那么可怕!

来访者遇到了一位有恋足癖倾向的老公,新婚夜后,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其实,恋足癖并没有那么可怕。

新婚夜,发现老公特别喜欢吻我的脚……


恋足癖没那么可怕!


 和老公恋爱一年多了,虽然他也像其他恋人一样与我拉手或拥抱地亲热,但他一直很低调,也很守规矩。恋爱时我曾很高兴自己的男友能这么尊重我。因为现在这个开放的年代,婚前一直不让身体跨界的情侣简直是太少了。而我和老公就是这样的。为此我心里很自豪,也对我们的初夜充满了幻想。我以为,这一夜,一定会是我们美好的开始。
可是,结婚的那天晚上,我发现了老公的与众不同。

那晚我们很亲热,但老公却非常地关心我的脚。他激动地帮我脱掉丝袜,在我脚上不停地亲吻,弄得我脚上全是口水。我感觉特别恶心,很想吐。

当然也感觉出了他的怪异:这个男人不会是心理变态吧!怪不得他每次和我见面都有意无意地低下头,以前我以为他是腼腆害羞,现在才知他是偷看我的脚。

想到这,我立刻就兴趣全无了……


 那天以后,我对他一直冷冷的,再也没有答应他的要求。能看出来他很痛苦,我也很痛苦。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特别对我的脚感兴趣,我怀疑他很有可能是恋足癖。想到老公就是那样的人,将来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我的心里很难受也很害怕。


 脚那么脏,我真搞不懂他为什么要喜欢女人的脚?我也搞不懂单是他自己这样呢,还是每个男人对女人的脚都感兴趣?这个问题太让人困惑了。请问您能帮我介绍一下关于恋足癖的知识吗?


 鉴于来访者的情况,有必要让其了解一下这方面的知识,然后才能有针对性地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帮助来访者解决心理问题或是促进其自己解决问题。于是我全面地就自己所了解的信息,和她进行了交流。


 恋足癖是怎么回事?


 恋足癖是指对同性或异性的足部或其鞋袜有特殊的迷恋,而这种迷恋往往超过对身体的兴趣,有这种爱好的人被称为恋足者。恋足癖属于性倒错中的其中一种恋物癖。性倒错是一种“性行为形态”,“需要藉着不寻常的物体,仪式或情境,才能得到完全的性满足”。

有些性倒错比较严重的个体,每天需要四至十次的高潮释放。尽管异于常人,性倒错的个体并非全部渴望改变自己的性癖好。恋物癖是性倒错的其中一种,有这种癖好的人,其性兴趣在“某些无生命的物体”。有恋物癖的人常为男性,因此女性恋足者颇为罕见。

恋物癖比较强烈的人,可能会以偷窃,甚至以暴力的手段获得所需的物品。


 不少人尝试解释恋足这一行为,然而到现时为止尚未有一个统一的答案。在生理学上,神经学家认为在大脑皮层中的感应区,负责生殖的神经元和脚部的神经元位置相近,从而有可能令人在潜意识中将足部和生殖器官联系在一起。

人类的动物嗅觉本能亦被认为是导致恋足的原因,有些专家认为女性的脚部和阴道一样均会发出气味,因此令异性产生性欲上的刺激,从而形成恋足。有个别的研究者认为,恋足可能像羊癫症一样,因天生的脑部损伤导致。

心理学和精神分析学对恋足亦有自己的看法。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女性的脚,尤其是在中国,经常被隐藏起来,因此男性透过偷窥女性的脚,能获得心理上窥破别人秘密的快感。有精神分析学家认为,某些在孩提时代经历过别人性交的男性,可能会在潜意识中有“阉割恐惧”,从而使他们长大后不能进行正常的插入式性生活,从而寻找别的事物如别人的足部代替。



恋足癖没那么可怕!
 大部分恋足癖患者都与环境影响和性经历有关


 恋足癖是种恋物癖。大部分恋足癖患者都与环境影响和性经历有关,当青少年经历初次性兴奋时,最初性兴奋出现时可能与女性的足部偶然联系在一起,并
喜欢以此作为日后性刺激的方式。经过几次反复就形成了条件反射。这类情况多是在青春期出现。

前苏联医学家波波夫举了一例,一个男孩在初次性兴奋时,在女性浴室的锁匙孔看到女性的大腿,从此这男孩一看到女性大腿就产生性兴奋。另一理论认为足踝的弘度容易令人联想到女性的臀部,从而吸引男性。

如曾有一男青年在地上躺着,一位风韵十足的女性将一只脚放在他身上,这一偶然动作激发了他的性欲,后来此男子成为一个终身的恋足癖者。还有些恋足心理的形成,与童年时的性心理障碍有关。如小时候无意碰到女性的乳房或看到女性的性器官,被当作一种“罪恶”予以惩罚,这必然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留下女性的乳房和性器官是不可接触的印象,长大后,他对女性的兴趣便转移到足。


 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恋足癖方法


 恋足癖的治疗是极其困难的,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恋足癖属于心理性障碍,是人格障碍的一种,这种扭曲的心理非常稳定,很难改变,目前没有任何药物性疗法,而且心理疗法作用也不十分明显。

形成这种心理障碍和基因有关,再者就是社会的一些影响,形成的时间跨度很长,往往是从小就开始的。一旦形成这种心理障碍,要让心理障碍患者改变,和让正常人改变性取向一样困难,只能使用普通恋物癖的治疗方法:


 1、用认知疗法,进行较系统的性教育。


 2、用厌恶疗法。通常采用厌恶疗法抑制求助者对恋足的快感反应;厌恶疗法还可使其求助者在领悟中把潜意识中的恋足想法转化到意识中,就可纠正恋足行为,并使其求助者在领悟中把潜意识中的恋足想法转化到意识中,就可纠正恋足行为,并使其产生求偶动机。如用污损的或有霉斑的贴身用品来实施。特别当能够从患者收藏物中找到的,最有效果。


 3、橡胶圈疗法,给不良意念以轻微惩罚性刺激。


 4、社交疗法,改变内向,不爱社交的性格。


 这些方法效果甚微,而且经常因治疗不当而形成性冷淡、性厌恶、抑郁症、精神分裂等更严重的疾病。


 对恋足癖的治疗应首先注重预防,科学的性教育和性知识普及可有助于消除大部分恋足癖的发生。


 对儿童或者青少年出现的恋足倾向,应及时给以正面引导并鼓励积极参加集体活动,建立正常的人际交往,这些通常可防止性偏离——恋足的出现。


 恋足癖引发大量的案件



 恋足癖如果能够得到控制或是自我调节,就不会影响别人的生活。但如果发展严重了,不但影响自己和他人的生活,甚至还会引发刑事和民事案件。


 2004年07月3日美国宾法尼亚州葛林斯堡地区一位男子以吮吸女性脚趾为癖好,他对一位未成年女孩和两位女性进行了“袭击”,舔脚趾变态狂基尔帕和特里克被警方囚禁,并被判处1万美元的罚款。法院判基尔帕和特里克犯有猥亵罪、偷袭侵犯未成年少女罪。


 2006年09月10日 一个恋足癖的男子在南京中华门偷拍女孩子的腿和脚,相机里有近700张照片,结果被当场被逮捕.


 一家饭店的3位服务员下班后回到了租住的小屋,一个黑影尾随她们也进了屋。闯入房间后,黑影拿出一把刀进行逼迫,3个女孩中有两个被他强奸。2007年8月14日晚吉林德惠刘加军被刑事拘留。刘加军对涂红脚指甲的女子特别感兴趣,脚指甲越红,越能激起他的犯罪欲望。


 一大四女生临近毕业,到一家公司面试准备参加工作,领导表示去公司看看,结果把女生带到居民楼。原来该老板有恋足癖,伸舌舔她的脚。
  ……


 恋足癖在现今的社会仍不为他人所接受


 恋足癖在现今的社会仍不为他人所接受,绝大多数的恋足者均被冠上“病态”、“变态”、“古怪”的帽子,以致他们羞于向人启齿。美国总统顾问迪克?莫利斯的恋足倾向曾是媒体的笑源之一。


  为什么人们不能接受恋足呢?这是因为人们对脚的误解。

不少人认为,脚是人最肮脏,最丑陋的东西,有何值得欣赏呢?


 其实,脚并非人想得那么肮脏丑陋,女性的脚尤其美丽,有不文艺作品以“玉足”、“纤足”、“粉足”等形容女性的脚,更有不少人为此倾倒。唐朝的大诗人李白曾作“越女词”一诗:


 “长干吴儿女,眉目艳星月,履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


 从这诗中可见李白描写女子的足部洁白如雪,可见他并不认为脚一定是肮脏丑陋。而李白欣赏女子的重点,是她的眉目和脚趾,明显地超过对异性身体的兴趣,所以诗人也难逃恋足的嫌疑。


 中国武侠小说大师金庸在其作品《天龙八部》描写阿紫双足“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脚,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缎之柔”,“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像十片小小花瓣”,更是把脚之美清清楚楚地表达出来。


 法国作家福楼拜被史家评定为有严重的恋鞋癖,他经常对着女人的短靴出神,在他的《包法利夫人》写道每当他决心摆脱爱玛身上使他着迷的东西时,“一听见她(爱玛)的靴子响,一切决心立刻土崩瓦解,就像酒鬼见了烈酒一样”。


 西方的童话故事《灰姑娘》也是一个经典的恋鞋故事。王子将他全部的感情寄托在那只小巧玲珑的玻璃鞋上,虽说灰姑娘十分漂亮,但实际上王子找的就是一双小脚。
此外,人们对于初生的婴儿,往往喜欢亲他的脸和小脚板,这在某程度上也可说是一种恋足的行为,然而相信没有人会用奇异的目光看他,因为婴儿的脚丫是公认十分的可爱。


 现代人不接受恋足的第二个原因,相信是他们不理解为何有些恋足者渴望被人践踏。

他们认为被别人践踏身体,尤其是脸部,绝对是一件痛苦、受辱的事,以此为乐的人绝对是有问题的人。应注意的是恋足者绝不是以痛苦和受辱为目的,他们并没有违反“快乐原则”,即人类趋乐避苦的本能,他们只是以被别人践踏作为手段,以达到获得快感的目的。一个生理学的看法对此认为:疼痛刺激大脑产生某种麻醉剂,能产生安多酚快感。


  有人认为恋足行为本身并没有对或错之分,每个人有权选择自己爱恋的对象。然而,倘若恋足癖使某些恋足者为了满足其欲望而偷窃、强夺别人的鞋袜,甚至因不能得逞而猛踩对方的脚,使对方受到伤害,这种恋足行为绝不可接受。只要恋足者不对别人造成伤害或心理困扰,其行为便可接受。


恋足癖没那么可怕!


 开放心态正视恋足癖


 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大四的男生来访者讲述了他不懂的,困惑的,以至影响他成长的经历……


 “大概是七八岁的时候我就喜欢女孩子的脚,在我看来漂亮的女孩子的脚更让我喜欢。父亲家族到我这辈有三个表姐,只有我一个男孩儿,比较得长辈的宠爱。我喜欢与表姐们玩儿,很喜欢玩儿她们的脚丫,当触摸她们的脚时,手感细细腻肌肤滑滑润润地,很舒适很好玩儿。我经常喜欢与她们玩儿抓痒痒的游戏,当然是抓脚的痒痒。有时我会把她们的脚丫抱着放在怀里,高兴时情不自禁地亲吻脚,那样子正如表姐们形容的:像鸡啄米似的。一次连亲带咬了大表姐的脚,弄疼了她,她哭着告诉了我的姑妈,而姑妈却说了表姐,还告诉她让着我,因为我是弟弟。姐姐们不愿意玩儿这个游戏,而我总是撒娇耍赖,乞求她们就玩儿一会儿。大人们都觉得我很好笑,经常说脚丫又脏又臭,有什么好玩的?都说我怪怪的,但仅仅是说说而已。我觉得脚丫比手好看,比手嫩白,别人都说脚臭,我觉得那特有的汗味是一种刺激,那刺激能使我的神经兴奋,心跳,甚至有种冲动……这种感受在我小的时候我是说不出来的,我知道那是喜欢,而且是很喜欢。


 我周围的人和我自己并没有对这种取向太在意,也没有把它和性联系起来。


 在我进入青春期自慰时,我脑海中经常有这样一个幻想:一个女孩儿站在我的面前,高兴地让我亲吻她的脚丫,或者女孩儿把洁白如玉的脚放在我身上,踩着、碾着……直到现在,如果电视上看到漂亮的女性会想象她站在我的眼前或者踩在我的身上,我会俯下身去亲吻美女的脚,抚摸踩压在我身上如玉般的脚,然后自慰,那该多好啊!一想到这些,我就有强烈的欲望和冲动,而对那些很性感甚至裸体的女人图片,并不感兴趣,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在大学期间我开始在网上了解到,如今性取向也是多元化,于是我在网上交了好几个女朋友,相貌好看的要求见面,但是我从来不和她们发生性行为,而对她们的脚却情有独钟,冲动的情绪上来时到了无法控制——高潮时自己自慰或者让对方帮助自慰。可我现在苦恼的是,没有一个女孩儿和我来往时间很长,交往一二次后就不愿意往来了。与我交往的女孩儿们说我变态,不正常以及不可思议。我现在只能从网上看一些恋足图片来性唤起,但这不能满足我的性欲望,我对自己没有信心,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变态……


就这位大四学生来访者的情况我对其进行了分析:


 来访者的性兴趣是与异性身体的一部分即“足”固定地联系在一起,进而获得性兴奋的一种性偏离。

对他而言,单纯的性活动无法引起性兴奋,而通过恋足的方式作用存在情况下才能获得性满足。


 这位大学生求助者小时候七八岁时对女孩子的脚很关注,而且觉得脚丫比手好看,比手嫩白。别人都说脚臭,可他觉得那特有的汗味是一种刺激,小小年纪他已能体会到刺激带来兴奋、心跳,甚至有种冲动……

这种感受在小的时候是说不出来的,但是本案求助者已经开始有了性意识,而父母没有及时关注指导,让他这种偏好通过条件反射机制或学习机制固定下来,就形成了对恋足的强烈的性兴奋依赖性,从而产生恋足癖。


 来访者在成长中由于不了解正确的性知识而形成一些错误的性观念,这其中的原因:性具有生物、社会、心理、伦理等多维度特征。每个人都既是与众不同的独特个体,又是生活在一定的社会文化遗产中并具有其共同价值的整体的一部分,年轻人尤其需要认识到这一点。

虽然个体的性表现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但不意味着性取向的多元化。每个人都有其尊严和价值,人们应当尊重和接纳社会中所存在的不同的性价值观及信念。可是我们这个社会仍然认为不成熟的性行为是危险的,所以众多女孩儿不予接受这种爱的方式是显而易见的。


 “恋足癖”老公给我带来别样性福……


恋足癖没那么可怕!


 在别人的眼里,我与丈夫是事业有成、甜蜜恩爱的一对,然而我俩却有难言之隐。结婚到现在,丈夫在性事上一直提不起精神,很少主动要求和我做爱,几乎都是我主动暗示他。有时,他还会以心情不好为借口而拒绝。性生活在丈夫的眼里,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要应付老师的作业检查一样,潦潦草草地画上几笔完事。


 开始,我还认为是我们的感情出现了危机。然而,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我发现丈夫一直规规矩矩,并没有拈花惹草的迹象。于是,我认为他只是在性生活上缺乏浪漫、经验和技巧,随着夫妻感情的加深,他会慢慢积累一些经验,逐步改变这种状况。可是,半年过去了,情形一直没有转机。


 在我生日的那天晚上,丈夫在一家酒店为我举行了生日。回到家中,我俩双双除去衣服,走进了浴室。浴室的光线比较强,再加上四周洁白墙壁的映照,我俩望着彼此一丝不挂的身体,都感觉有一点尴尬。


 我躺在浴盆里故意跟丈夫开玩笑,把一只汗津津的脚伸到了他的面前。但是不知为什么,丈夫竟一下俯在我的身边,任凭我的脚在他的脸上蹭来蹭去。接着,他双手紧紧地攥住了我的那只脚,疯狂地亲吻了起来,也很快有了生理反应,我被他的举动吓住了。最后,丈夫呻吟了几声,刚才还在膨胀跳动着的下体一下子泄了。从他的表情中能够看出,他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


 以后,丈夫每次与我进行房事时,他都要痴迷地亲吻我的小脚,这样他能很快兴奋。丈夫说我的脚非常性感,肌白似雪,温润如玉,他对我身上其他的部位却兴趣不大,让我感到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失落。然而,如果我拒绝他这样做,他就会变得萎靡不振。好在他在自己快乐的过程中还是一直关注着我的感受,所以我也就接纳了。丈夫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怪,曾多次问是不是他太自私了,看到他这样关心我,我只能告诉他我不计较这些。我越这样说,他就越觉得对不起我,总试图改变现状。最后都没什么效果,他陷入了痛苦之中。


  有一次,他愧疚地对我说:我们离婚吧。听了之后,我哭了,紧紧地抱住了丈夫:我说我喜欢你亲吻我的脚,因为这样能给你快乐。但我不希望你只喜欢我的脚,只要你不是只关注我的脚,也关注我身体的其他部位,这完全可以成为我们夫妻调情的一种新形式,你可以在亲吻我脚的前后,试着爱抚我的身体的其他的性敏感区……于是我有意识地欣赏起自己的脚来,忽然发现它们真的很性感:肤质细嫩,不胖不瘦,脚趾粉红色、圆嘟嘟的,涂着鲜红的指甲油,充满着挑逗的魅力……洗完澡之后,我特意将双脚修饰了一番,重新涂了甲油,丈夫非常兴奋,从脚到头忘情地吻我。这一次,我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从那以后我们更加和谐和快乐了……


 作为妻子,我体验到了试着理解了丈夫的性偏好,不厌恶,并且适当地予以配合,更不去强制改变所带来的快乐。


 学习理论,结合案例,找出方法


 在学习了理论和案例的基础上,针对本案中来访者丈夫的情况,作为心理咨询师,我谈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爱屋及乌”就是一种有关心理的确切描述。实际上,每个人择偶时均要考虑性对象的有关非性的各种情况,并非对方是异性就可产生强大的性兴奋。有时对一个人的爱恋可突出受到一种特有形象物体的支配性影响,如对方的眼睛、头发或足部,虽然这类物体没有直接的性内容,但它却决定了爱恋或性兴奋的专一性,这种带恋足特点的性心理不仅是正常的,也是爱情专一性和社会秩序稳定的基础。通常恋足者多为男性,女性少见,这可能与男性自发性活动较多,自慰性性行为获得性快感的频率较高及广泛程度有关。


 “首先必须说的是,并不是所有喜欢脚的男子都有恋足癖。因为本身脚也是人的性感区之一。只要不过于贪恋,不贪恋到病态的、唯脚才欢的地步,都是正常并且科学的。其次,即使是这个正常却科学的亲密方式,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男人恋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应声音。但是既然你不能接受,那么他也应该照顾一下你的反应和情绪。从你描述的情况来看,他的确应该是个恋足癖,但情况还不是很严重。

只是你们沟通不到位,如果沟通到你能接受或是像有些人一样,不但能接受,还能在这其中互相获得快感,那将是最和谐的,人们也没必要那么大惊小怪的了。另外,如果他不能克制,作为妻子的你又无法忍受,那么可以先分开一下试试,这个沟通过程中双方试着调整一下心态或是加强一下学习。如果过段时间还不能接受,那么,再去考虑是否有必要继续在一起……”


 鉴于这几个案例的情况,我总结了一些普遍的对待恋足癖现象的原则和方法:


 1.正确对待恋足者,没必要给予歧视;
2.加强沟通的基础上适当接受或是接纳;


 3.中立态度基础上建议积极进行有效的治疗;
4. 接纳理解的基础上创造属于自己的特色快乐。


 — The End —